马德水
一探未来:2038年人类怎么吃?
来源:卢英     发布时间: 2019-07-02      浏览次数:119

字号:

编者注:本文的作者Marius Robles是Reimagine Food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Reimagine Food是世界上第一个专注于预测食品未来的食品创新公司。目前,他正在创作Eatnomics: The New Food Economy一书,该书为食品未来的发展方向以及机遇和挑战提供了新的视角。本文是作者虚构的未来食品行业,让我们跟随作者的想象,看一看二十年后我们的饮食方式。

假设现在是2038年。“味道”这个词早已被抛弃。糖成为一种新的香烟,我们想方设法用健康的植物代替食用盐。我们还生活在一个用遗传学知识种植水果的社会。我们喝合成酒,吃的鸡蛋不由鸡生产,肉不取自动物,甚至连鱼也不是从海里捕捞的。

这是否就是我们多年前的想法,寻求食物系统的透明度、可追溯性和可持续性呢?大约十年前,我们遭受了由全球气候变暖导致的农业瓶颈,这种瓶颈造成的瘟疫和疾病,严重影响了我们培育和消费的食物来源。最终,世界上四分之三的食物来源几乎都只依靠12种植物和5种动物。我们从这场灾难中吸取教训,开始真正明白生物多样性的含义。我们在实验室里种植肉类,并将机器人技术应用于农场。但是,技术进步使洁净、可持续的食物成为可能的同时,也滋生了一些可怕的情景。

传统农民别无选择,只能尝试改造自己,尽管很少有人能够真正适应这种新型农业,他们中的大多数最终被机器人淘汰。由于缺乏采摘工人,花椰菜、卷心菜和西兰花等蔬菜的价格飙升。机器人技术则能将农业生产成本削减40%。

目前,农业主要掌握在年轻一代手中,其中70%是大学毕业生,自诩“城市农民科学家”。他们利用高效的水培设施和最前沿的技术,在各个城市的农场中培育各种各样的植物,以缩小不同城市居民和他们的食物之间的差距。农场也设于城市内部,可供随时参观,目前这些农场更像Apple Store,与传统的农场大相径庭。

除了这项技术之外,剩余的耕地成为再生农业的实践场所,这一系列步骤超出了获得有机农业标签所需的范筹,不仅如此,将碳元素锁定在地下还有助于应对气候变化。

我们生活在一个极端个人化的时代,但同时,我们缺乏任何隐私。我们都遵循一个特定的营养计划,几乎没有任何选择的自由。该计划最初的触发因素是中国基于其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系统推出的试点项目,该系统对每个中国公民进行评级,他们称之为“社会信用计划”。

一旦中国企业大规模入驻食品市场,他们就会在全球范围内应用他们的技术和控制模式。对气候变化和食品安全的关注促使欧盟成立了一个被称为“食品警察”的组织。该组织利用技术和每个公民留下的持续碳足迹来追踪我们吃的任何食物,同时监测我们的食物浪费水平。所有这些因素的总和将纳入每个人的CFS(Citizen Food Score,公民食品分数)。

食品警察能够通过技术和碳足迹分析一切,甚至从自动售货机上购买的三明治到我们的总体饮食习惯,都逃不出他们的手掌心。这意味着当我们试图在自动售货机上使用指纹购买食物时,机器有可能会扣留产品,可能因为这份食物会超过预定的碳水平,或者因为当天我们已经摄取了足够的卡路里。

不仅如此,在不需要检查垃圾箱的情况下,只根据我们在超市购买的东西、家庭人口数量、以及他们的消费和习惯,使用一个算法就可以计算出我们日常消费和产生废物的水平。这一结果将在后续监测中被应用:当检测到废物水平过高时,用于处以重大罚款。

肥胖也将不复存在,但我们仍会分析实验室研发的新食品对健康的影响。作为一项预防措施,我们现在设立了食品消费税局(Food Consumption Tax Agency),根据类别的不同,通过数字植入物或纹身来分析我们的饮食方式。政府会让每个人每六个月吃一次可食用的纳米机器人,用于评估我们摄入的食物对我们的健康和环境的风险。保险公司也已经开始根据不同的健康习惯提供定制的保单。通过这些植入物,食品消费税局能够实时跟踪几乎所有内容。

厨房也彻底变样了。目前我们的厨房里有生物反应器和一系列智能烹饪设备。这些设备不仅可以简单操作或加工食物,还可以准备任何菜肴或食谱。我们也已经从拥有家庭城市花园发展到拥有比土壤培育型温室快500倍的高速生产食物机器人温室。不仅如此,我们甚至能够生产杂交食物。

如今,我们还拥有远距离传送食物的技术。送餐到家的方式也发生了从摩托车、自行车和机器人到宽带连接的演变。我们并不直接传送食物,而是发送数据。我们可以在餐厅获取由顶级厨师制作的食谱和菜肴。一旦我们成功“购买”,家中的3D食品打印机就可以在几秒钟内制作这些菜肴。粉状食物合成器可以制造单味和多味的小吃,每一口都可以有10或20种不同的口味。

上述事情发生的前提是,公司能将世界上每种食物数字化,并可以对其进行3D打印。这些公司创建了一个食品数据库,用于存储各种关于食品风味、颜色、形状、质地和营养成分的信息。用户只需从数据库中选择他们想要的食物类型,3D打印机就会根据要求创建出口味、颜色和营养成分一致并且形状类似的食用型小立方体。

人工智能不仅完全融入了我们的生活,也融入了我们的厨房。每个公民都被分配了一种味道预测算法(flavor-predictive algorithm),类似于烹饪DNA(culinary DNA),能从童年时代开始记录我们与食物相关的每一种记忆和味道。由于这种算法完全理解我们的任何烹饪需求,因此它甚至可以预测情绪,并指导烹饪设备制作最合适的菜肴。我们所有的需求都被记录在一个数据库中。

上述技术几乎取代了餐馆。因此,仅存的几家餐馆老板在照料顾客健康方面与医生肩负着同样的责任。餐馆需要迎合顾客的情绪,不仅仅是胃。到那时,餐馆不只提供食物,而且还将作为调和、谈判、阴谋、示爱、知识聚会、深度对话等的场所。如今,大多数餐馆已成为虚拟餐厅。他们仍然烹饪菜肴,但他们只送餐到家,而不提供堂食服务。食物储存技术的飞跃使我们能够在舒适的家中品尝任何菜肴,不论是高级美食,还是廉价小吃。

仍然亲自到餐馆用餐的顾客会发现,餐馆变成了一个充满传感器的空间,这些传感器可以跟踪厨房内部的操作和顾客的行为。大多数餐馆在顾客进门时便下载他们FCS(Food Citizen Score,食品公民评分)和味道预测算法(烹饪DNA),以获取有关体重、身高、饮食要求和身体状况目标的信息。随后餐馆的应用程序将为顾客提供个性化的营养建议,并推荐膳食选择。顾客还可以提供唾液样本,这样餐馆就可以根据最新研究交叉对比他们的基因构成,判断顾客是否有较大可能患遗传易感性和食物不耐症,并告知顾客他们完美菜单组合的具体饮食内容。

技术的丰富与人工智能的超能力,使我们的思想和生活中再也不会存在任何与食物有关的担忧。但结果是,我们摧毁了吃的乐趣:因为我们再也不会馋得流口水。

  • 相关内容: